公园暴利生意(小伙在公园做鸽子生意一月赚6000多)

只要他吹起口哨,上千只鸽子便呼啦啦地向他飞来,像一群顽皮的孩子突然听到了家的召唤,老老实实地向他身边聚拢。

九月初的郑州,还未褪去夏天的暑热,站在鸽群中间的夏龙春,头上和身上沾着深深浅浅的鸽子屎,却也从不恼火——在紫荆山公园养鸽子,是他20多年来的事业。

湖北小伙在郑州公园做起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

守着鸽群20多年如一日,夏龙春俨然成了一个“鸽子奶爸”。

坚持养鸽子这么久,有人夸他厉害、有情怀,但在夏龙春看来,没有这么矫情,“只是机缘巧合加上些误打误撞罢了。”

1971年,夏龙春出生在湖北,他的父辈是开封人,年轻时从开封辗转到湖北工作,最终在荆门定居。他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金属制品厂当工人。后来厂子不景气,夏龙春琢磨着再找个工作,在河南老乡的引荐下,一路北上,来到郑州一家油漆厂卖油漆。

有一次,夏龙春去广州出差,在这里,他第一次见到公园里有人养鸽子、卖鸽食。夏龙春小时候住在农村,平房屋檐下总有鸽子安家,对鸽子并不陌生,但他没想到,在大城市也能看到成群的鸽子。

小伙在紫荆山公园做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,生意好时一月赚6000多

他感到很惊喜,去找养鸽人交流,询问养鸽子的过程。就是这一次与鸽子的偶遇,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。

1997年,夏龙春结婚了,住在老丈人家。老丈人家有几十只信鸽,他就帮着一起养。望着飞来飞去的信鸽,他忽然闪出一个念头:能不能学着广州公园养鸽子卖鸽食呢?瞅准这个契机,夏龙春找到公园管理处商量养鸽子的事情,很快,这个想法得到了公园的同意。

利用工作间隙,夏龙春开始四处打听、筛选品种优良的鸽子,他想起广州那个养鸽人说过,美国落地王鸽性格最好,经过几个月的考察,他最终从湖北黄陂选购了800只鸽子,从武汉租了货车拉到郑州。

然而,这一系列准备都需要真金白银。一对鸽子五十块钱,800只鸽子花了两万块,加上建鸽棚、买鸽食等费用,夏龙春把工作以来攒的三万多块钱全都投了进来,还不得不向之前的油漆厂老板借了2000元。

为鸽子打工,每天至少忙碌13个小时,最惨时一天只卖出7块钱鸽食

经过小半年的准备,1998年6月18日中午,夏龙春的鸽子生意正式开张了。

开张当天,生意出奇地好,仅仅半天时间,就卖出去100多块钱的鸽食。

100多块钱,这是个什么概念?

“就按一天100块钱算,再刨去每月几百块钱的场地费,还有四个工人的费用,差不多是我之前每月工资的两倍!”夏龙春说,鸽食三块钱一包,原来用一个小钱包装着,钱包还回来就退一块钱,到现在,除了小钱包已经“退出江湖”,鸽食依然是这个价格。

许多游客带着小孩儿,一撒鸽食,鸽子就飞起来跟人“亲密接触”,逗得小孩子乐个不停,夏龙春在一旁看着,心里也美滋滋的,“感觉自己做的事儿挺有意义。”

大概过了半年多,夏龙春彻底辞掉了原来的工作,全心全意给鸽子“打工”。

起初,为了更好地照顾鸽群,夏龙春索性和鸽群“住”在一起,公园提供了一间管理房,就在鸽棚旁边。

小伙在紫荆山公园做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,生意好时一月赚6000多

早上,天不亮夏龙春就起来清理鸽棚、喂鸽食、吹口哨训鸽子;中午,在管理房简单做顿饭吃吃,吃完接着干活;直到天黑游客散去,清理完地上的垃圾,一天的工作才算告一段落……夏龙春后知后觉地算了算,每天至少要忙碌13个小时。

忙到连家都不回,媳妇能理解吗?夏龙春说,媳妇不仅理解,还常常在上下班间隙赶来帮忙。夏龙春还去新华书店买了许多书,没事儿就看,自学和鸽子相关的知识。

小伙在紫荆山公园做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,生意好时一月赚6000多

在公园养鸽子也分淡旺季,一年最冷和最热的时候,游客少,就是淡季,仅能维持成本甚至赔钱经营。夏龙春回忆,那个时候,最惨的一个冬日,一天只卖了7块钱的鸽粮;旺季相对好一些,每个月能挣两三千。

有些鸽子,生性爱冒险,飞出去就不回家了,还有些鸽子会被黄鼠狼咬死,因此每个季度,夏龙春都会补充一些新鸽子,鸽群数量总体保持在一千只左右。

养鸽子又累又操心,图个啥?

夏龙春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他似乎从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,思考了一会儿,他说:“这不是什么能够大富大贵的生意,是我的生计,能顾住我的基本生活就行,而且天天和鸽子打交道,我早就习惯了,不图赚钱。”

曾因地铁施工搬离公园,卖掉鸽子的他,差点转行做了货车司机

养鸽子虽然累,但也有别人体会不到的快乐。

总有些“粘人”的鸽子,只要看到夏龙春,便肆无忌惮地飞上他的肩头,“撵都撵不走”。夏龙春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嫌弃,但也掩饰不住眼中对鸽子的“宠溺”——互相陪伴,可能才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日子不徐不疾地过着,偶尔也会遭遇危机。90年代末,夏龙春的鸽群突然得了病。

“鸽子仰着头,满地打滚儿,像癔症了似的,一会儿又变正常,猛地发作起来特别吓人,这病还在鸽子间传染。”夏龙春没什么经验,焦虑得吃不好睡不好。

也许是急中生智,他想起经常来喂鸽子的牧专(今更名为河南牧业经济学院)的学生,于是通过这些学生找到牧专的老师求助,老师在学校实验室里做疫苗,教夏龙春给鸽子打疫苗,这才把疫情控制住。

小伙在紫荆山公园做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,生意好时一月赚6000多

2010年,夏龙春的鸽群又遇到了“危机”——紫荆山公园附近要建地铁,施工区域就在鸽棚的位置,这意味着,夏龙春的鸽子生意要停了。

怀着复杂的心情,夏龙春把鸽群转手卖了,还没来得及悲伤,便找了个开小货车的工作,毕竟,生活总还是要继续。

也许是和鸽子的情缘未了,2011年冬天,地铁施工完毕,峰回路转,公园管理处主动联系到夏龙春,提供了新的场地,邀请他和鸽群再搬回来。

夏龙春立即把货车司机的工作辞去,新买了1000只鸽子,兜兜转转,鸽群回归公园,重现往日广场热闹的喂鸽情景。

小伙在紫荆山公园做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,生意好时一月赚6000多

除了这两次危机,夏龙春还遇到过鸽子被偷、被抢等奇葩事,面对各种问题,自己也淡定了很多。

夏龙春坦言,经营状况差的时候,天天想放弃,但想归想,总觉得挺一挺就过去了,就这么不知不觉养了小半辈子,“好像除了养鸽子,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啥。”

鸽群陪伴郑州两代人的童年,他也从暴躁小伙变成温柔大叔

最近郑州天气好,游客多,鸽子生意也好,每个月能挣6000多块钱,夏龙春感到特别知足。

通常,他一吹口哨,上千只鸽子都扑棱着翅膀向他飞来,不过也有例外,那就是出现大量游客喂鸽子的时候,鸽子的注意力都在鸽食上,难免会忽略夏龙春的指令。

好在,鸽子不像鱼,是懂得饥饱的动物,吃饱了就住嘴,所以游客再热情,鸽子也不会吃撑。

但是有些年纪小的游客,看到鸽子可爱,会顺手把自己的饼干或者油炸食品喂给鸽子。见到这种情况,夏龙春都会在一旁温柔提醒:“穿黄色漂亮小裙子的小朋友,不敢喂饼干,鸽子会吃坏肚子。”

小伙在紫荆山公园做鸽子生意,一做就是20多年,生意好时一月赚6000多

即将步入半百的夏龙春,说自己现在平和了很多,以前二三十岁的时候,看到别人乱喂食,就容易发脾气,尤其看到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不听劝告故意犯浑,气得直接和对方“干架”。

如今,从紫荆山公园西门进去不到一百米,就能看到洁白的鸽子在地上散步,人们在鸽群中走动,鸽子在人群中穿梭,一切都来得这么自然、温暖,忍不住让人想多停留一会儿。

去年以来,夏龙春腰部做过几次手术,走起路来有些吃力,身姿也不再挺拔,家里有两个儿子,大的已经21岁,小的刚上小学。而当年喂鸽子的那群小朋友,如今也已成家立业,带着爱人和孩子来到公园,重温童年的快乐。

不变的,是这群活蹦乱跳的鸽子,或展翅滑过天空,或贪心地吃着鸽食,或潇洒地在公园漫步。

还有什么没变?用老夏的话说,可能是自己养鸽子的初心,鸽群见证了郑州的发展,陪伴了两代人的童年,“够我骄傲一辈子了!”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:1461573017@qq.com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fteng.com/cyfx/6656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3月2日 17:59
下一篇 2022年3月3日 17:23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